愛情光陰里的驚悚陰謀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絡轉載 時間: 2015-02-09 13:44 閱讀:
  (一)

  面對著那張已經失去了青春光澤的臉,白小川的心里透著一絲涼。這種涼像秋天里下的一場雨打在身上的感覺。泛黃的松弛的皮膚,不再細膩的雙手以及略微臃腫的身材。此刻在白小川的眼里隱隱透出的是厭惡。他的心中想的卻是另一個年輕貌美,身姿綽約,媚眼如絲的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叫蘭小桑。

  謝櫻平靜的看著白小川:“這輩子你休想和我離婚,你想和那狐貍精廝守一生,做夢去吧!”

  ”家產給你三分之二還不滿足,謝櫻,你到底想怎樣?“白小川有點不耐煩的問道。

  ”除非你凈身出戶,否則,白小川,你愿意耗,我謝櫻愿意奉陪到底!” 很可惜,謝櫻一直不知道那狐貍精到底多狐媚。讓白小川這樣甘愿舍棄千萬資產。

  “憑什么我凈身出戶,謝櫻,算你狠!別忘了當初我們的家產是怎么來的,至少有我一半的功勞。”室內的燈光映在白小川詭異的笑臉上。這樣的笑容似乎讓謝櫻顫抖了下,十五年前記得澤臨死的時候也這樣笑的。

  “如果不是我謝櫻,就憑你,白小川你早要飯去了。如今你揮霍著我的金錢,還在外養狐貍精。這些年我睜只眼閉只眼的,可如今你居然給我玩真的。白小川,看誰玩死誰!”謝櫻恨恨的說。

  “行啊,謝櫻,你休想向當初對待澤那樣對我。我可不是吃素的。”白小川輕蔑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曾經也是 鮮花一樣美麗的女人。只可惜時光匆匆留不住她的容顏。

  “住嘴,白小川,不許你給我提那個名字。”謝櫻突然有點害怕。

  “哈哈……謝櫻,你害怕了嗎?你別忘了,當年澤就是死在這棟房子里的。那是你親愛的澤啊 !”

  “白小川,你這個混蛋。你給我住嘴!”謝櫻惡狠狠的撲過來了。

  (二)

  謝櫻回到家的時候,澤正在專心的畫著他的畫。“親愛的澤,你猜我給你帶來了什么?”謝櫻的笑容在澤的眼中開的是那么的瀲滟。

  “是什么呢?讓我猜猜看。”澤停下畫畫的手,扔掉手中的畫筆,“一定是我最愛喝的酒。”

  ”就知道喝酒,澤,你個大酒鬼。”謝櫻一臉的不高興。

  “寶貝,怎么了,我沒惹你不高興吧。來,我親下。”澤說著把嘴湊到謝櫻的臉上。

  “呵呵,澤,你好壞哦。你看,這是什么?”謝櫻說著把一張化驗單遞給了澤。

  “什么?謝櫻,你,你怎么又有了?醫生不是說你不能再懷孕了嗎?怎么又有了?”

  “澤,你是不是還不要這個孩子?別忘了這是我最后的機會了。澤,以前我都聽你的,這次我一定要這個孩子。”

  “櫻,你聽我說,這個孩子一定不能要,我不是還沒離婚的嘛!”

  “我不管那么多,澤,我就要這個孩子。你趕快想辦法離婚呀!”

  “可是,櫻,我女兒都十歲了。當初是你說過不計較名分的,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行的。可,現在,你不能逼我呀。”

  “當初是當初,澤,為了你我流產過5次,醫生說我如果這次再流產我永遠就沒有做母親的權利了。澤,我愛你,所以我每次都聽你的,可這次,我真的不能。我一定要這個孩子!”

  “櫻,你讓我再想想。給我時間好嗎?”

  “好吧,我給你七天的時間,如果你不向她提出離婚,別怪我親自找上門。”

  (三)

  五天后,著名畫家澤的妻子死了。報紙上報道說,因為澤的妻子不小心從樓梯上滑倒,手中拿的一把刀刺中心臟而死。純屬意外。至于澤的妻子為什么深夜拿把刀出去,不得而知。但是她死了,確實死了!這個消息讓謝櫻欣喜。甚至喜極而泣,最后因為激動導致流產,且終身不能再懷孕!

  “澤,她死了,是不是與你有關?”謝櫻悄聲問澤。

  “你怎么亂說,她的死警察都說是意外,你怎么能懷疑是我做的?櫻,我就是再絕情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何況我們還有個女兒。櫻,你是不是不信任我?”澤驚愕的看著一臉驚悚的謝櫻。

  “我不是懷疑,澤,你說怎么那么巧。我說給你七天的時間,她偏偏就在七天中出事了。世間真有這么巧合的事情嗎?澤,我感覺到害怕。”

  “我說過不是我,不是我!櫻,你不能懷疑我的人格。我是愛你,可我不想傷害她和女兒,這幾天我根本就沒跟她提過離婚的事情。櫻,你一定要相信我!”

  “澤,我信你,信你!“

  ”櫻,無論如何,我是愛你的!”

  “那你打算女兒怎么辦?我可不想嫁給你就做后娘。”謝櫻暗自得意。

  “我準備把她送到國外她姨媽那里讀書。櫻,以后我要和你好好的生活。當然還要享受她留下的豐厚資產。”

  “澤,你說我們什么時候結婚?”謝櫻急不可耐的問。

  “先把女兒送走再說,她剛過了一期。我們再等等,不然別人會亂說的。櫻,我要給你一個完完全全屬于你的我!”

  “少甜言蜜語的哄我。當初我還不是淪陷在你柔情蜜意中嗎?”

  (四)

  謝櫻從浴室走出來一眼看到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抽煙的白小川。“喲,不是失蹤了么,從哪里又冒出來了?”

  “上次你差點掐死我,我這次回來就是打算死在這里的。謝櫻,我們既然緣分已盡,你就該放手,讓我走!我可不想和你成仇人,那樣對誰都沒有好處的。你說是吧!”

  “喲,瞧你這話說的。不是我不放你走,只是你要和我分財產。白小川,你可知道我費多少心思才弄回來的這些萬貫家財,你休想從我這里拿走那么多。如果我心情好,沒準賞給你一些,讓你能舒服的過完下半輩子。如果你養狐貍精,一分沒有!”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