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上的微笑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絡轉載 時間: 2015-03-03 19:02 閱讀:
自行車上的微笑
六月驕陽溫似火,行人揮汗如漿。泥隨風起卷沙揚。素顏圖彩墨,云鬢上秋霜。北京的天空,永遠壓抑著那一片沉悶,所以,小山更喜歡北京夜的黑。黑幕掩蓋了所有,一瞬間,沒有了美丑、善惡、孤獨,更重要的是沒有了自卑。

  小山來自川南農村的北漂一族,務工于順義一家紙箱廠。早起五更雞,晚來月枝頭。小山與往常一般,下班總是先到夜市的燒烤攤抽上兩瓶啤酒、再辣一下麻木的神經,不僅沖過一天的疲勞,還能微笑下自尊。

  路過銀行,存好剛發的工資,順便在反光的玻璃前糊弄下形象:一七五的身高、壯實的身板、端正的五官、一頭飄逸的碎發,嘴一咧,淺淺的兩個酒窩,無限精神。小山對自己的“帥”從未懷疑過,既使身著老土的工作服,出門回頭率也杠杠滴。

  形象自我感覺還行,推上跟了自己三年的“鳳凰”牌自行車,往著那條熟悉的街道走去。忽然,一道剌眼的燈光迎面飛來,伴著刺耳的急剎聲,小山倒飛出去,自行車的兩個輪子各自飛向一方。小山心疼地掙扎起來,摸著七零八落的車散件,拉攏著腦袋,居然后悔著剛才要不是舍棄自行車逃命,以不至于今后走著路上班。漸漸地,小山把怒火瞄向銀色的寶馬轎車。

  寶馬車上的中年貴婦還驚魂未定,傻傻地看著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小山,瞬間,爆出一聲驚叫:“有鬼啊!”隨既昏了過去。

  小山本是滿臉怒氣,走近車前一看,卻發現車里的人昏迷不醒。小山轉身就跑,已然不顧散了一地的自行車了。最近電視、報紙上可常報道的交通事故,有多少人都是吃不了兜著走,特別是“韓寒事件”的頭條新聞,這些城里的有錢人太不厚道了。剛跑幾步,忽然覺得有種作賊心虛地感覺,忍不住四處看看有無人經過,一瞟哪銀色寶馬,似乎車里那張蒼白的臉在眼前晃蕩著、隱隱有絲許可憐。

  “我不能這樣一走了之,否則對不起我自己的!”小山終于轉過身,幾步上前,用力地拍著車窗。車里的貴婦慢慢地在一陣晃蕩中睜開眼睛,弱弱地按了下開關,又昏迷過去。車門瞬間彈開,可憐的小山同志又捂住額頭向后倒去,這回,他是真的受傷了。

  小山拍拍屁股上的灰,大起膽子靠近車門,輕輕戳了下貴婦,也沒個動靜,反而一身珠光寶氣顯得刺眼。小山伸手試了試貴婦的鼻息,可貴婦耳垂上的金耳環實在太誘人了,小山哆嗦的手不由地碰了碰。還好,貴婦還有得救,要是錢不夠,這對耳環也能解決一部分。想到這兒,小山膽子大了起來,堅定了想法。

  小山小心翼翼地抱起貴婦,一腳踢上車門匆匆向往常附近的小診所趕去。這家小診所小山來過,條件是差了點,但收費不是很高。小山怕貴婦賴上自己,不敢報警,也不敢撥打120,總之,如果說貴婦賴上自己的話,小診所的費用,小山還是付得起的,何況貴婦的一身“珠光寶氣”也值不少錢吧!如此想到,小山便讓醫生用心看、用最好的點滴藥水掛上。

  所幸,貴婦只是酒醉,又逢“撞人”驚嚇,醫生說休息一晚便沒事了。只是交費時,小山傻了:住一晚院加各種費用,要八百多塊,要知道小山這個月只留了五百塊的生活費,不交清費用的話,診所居然不準住。

  聽了小山苦口婆心說了事情經過,醫生連讓小山馬上去取錢的機會都不給了,醫生嚴肅地說道:“你要是走了,她醒來不認帳雜辦?再說誰知道你出去了跑不跑路?你給我乖乖的在這兒等她醒過來,別到時候沒人付錢。要不然,咱就報警!”醫生指著貴婦,警告著小山別逃跑了。

  小山無奈地守在病床前,越想越窩火,肚子也發出抗議的雷聲,可一看床上的那張蒼白的臉,又慢慢地心軟了下來。小山再次找到醫生,乞求道:“醫生,俺才剛下班,還沒吃飯呢,您就行行好,讓我出去吃一點東西吧!要不,我把身份證給您壓上?”

  醫生也著實看小山可憐,讓小山交出身份證,才同意小山出去半個小時。小山郁悶地來到銀行,可ATM也被拉上了卷連門,小山抬起腳就踹:“連你他媽個破門也欺負我!”

  怏怏地回到小診所,醫生不由地點點頭:“你小子還挺老實的嘛!怎么吃得這么快呢?”

  小山懶得理醫生,低著頭生悶氣,嘀咕著:“你們這城里人都一個德行!”

  “哎、哎!說啥呢?有氣?等她醒來沖她發!我救人還錯了?”醫生不滿地指著小山。

  看著鼻尖上的手指,小山火起了,一巴掌拍開,盯著醫生一字一句的說:“我、麻、煩、你、放、尊、重、點,有、點、醫、德、好、不、好?”

  “嘿!看你一表人才,沒想到還挺橫的哈!信不信我讓你們滾出去?”醫生鄙視地看著小山。

  “好!你贏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小山妥協了。

  “沒錢也學人家救人,真是鄉巴佬!”醫生依然喋喋不休。

  “你,…”小山氣得站起來,又憤憤地坐下。

  “我說得不對嗎?要是你有錢,我還在這兒陪你?我早關門回家睡覺去了我!”醫生邊說邊搖頭,一股腦地收拾東西,準備關門。

  “是啊!要是我有錢,以不至于二十五六還打光棍兒了!要是我有錢,能在這受窩囊氣嗎?到現在,我他媽還餓著肚子呢。”小山想通了,心里也好受了些,大不了,忍一晚吧!

  “嗡嗡!”兜里的手機震醒了出神的小山,小山掏出一看,是條垃圾信息,刪掉信息又把手機放回兜里。忽然,小山一拍腦袋,大聲罵道:“我他媽真是豬腦子!有手機居然不知道打!”

  “喂!劉姐,我王小山!”小山撥通了還算是老鄉劉姐的電話,紙箱廠里唯一一個算得上的朋友的朋友。

  “小山,還不休息啊?有事嗎?”劉姐樂呵呵問道。

  “姐,我想,跟你借點錢!”小山試探性的說。

  “小山,不是剛發工資嗎?這么快就花完了?出門在外,省著點花,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要多少啊?”劉姐很爽快,但也不忘說小山幾句。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