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門墨韻一葉間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106-02-07 14:28 閱讀:

在蘇州的這兩個早晨過的真好,一是天天睡到自然醒,二是早餐都有好東西吃,雖說有點俗,但事實如此,而且談到蘇州,倘若不講到這一點,我想不免是個罅漏。若問好東西是什么,其實只是些清粥小點,但貴在雅致精潔,看了便食指大動,還不曾細問種種名號。每道都已吃得干凈。

我常這樣想,一個城市的文化傳得久遠了,在生活上總會留下一點痕跡,這里的小橋、流水、人家,或是華麗,或是樸素,卻無不是精美的。這并不是要夸耀蘇州。而是這里所創造出的一切文化,無論是精神還是物質的,在人們心目中都已與精、細、雅、致四個字聯系在一起。

捧著一杯熱茶,淋浴著初冬暖暖陽光。我的眼晴,我的心,似乎在到處捕捉什么,卻又什么也捕捉不到。隱約間昨日在蘇州博物館門口看到的吳門名家扇畫展的海報浮上腦海,上網一查,地點就在不遠處的蘇扇博物館。既無聊,還是去看看吧。同行的好友,聽說要去看畫展,他驚異地說,你還愛好美術?一時語塞。不愛好又為什么去看?沒法解釋。

沿著衛道觀的石板路,往前數十步,便找到了在一處歷史建筑內的蘇扇博物館。整個展館共由三進空間構成,第一進是蘇扇文化簡介。

第二進展出的是館藏的眾多名家扇面,如張大千、溥心畬、吳作人、朱屺瞻、陸儼少等大師作品。與名家竹刻扇骨,如支慈庵、薛佛影、譚維德等,另有檀香扇、團扇、漆扇、羽扇等,以及與扇相關的如扇墜、扇袋、扇箱、制扇工具。印證了《長物志》所云 姑蘇最重書畫扇 。這些清雅名貴的文玩,也讓我一睹吳門畫派的輝煌燦爛,蘇作工藝的巧奪天工。更有文人雅士的品味與情懷。正是 開合清風紙半張,隨機舒卷豈尋常 。

第三進正堂便是 吳門名家扇面展 的展廳。空蕩蕩的展廳里沒有幾個人。滿墻的畫作默不做聲,但它們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一下子把一墻之隔的喧鬧街市推的好遠好遠,簡直兩個世界。隨著心氣的平靜,一幅墨色空靈的山水小品吸引了我,貼近細品看,卻是吳門畫派名家龐彥德先生的作品《湖上清曉》仔細觀之,煙江草樹,一葉扁舟。或空寂曠遠,或蓊郁深邃。筆法頓挫,疏密粗細,快慢虛實,濃淡干濕,恰到好處,無不顯現著藝術家的才思與功底。

別具一格的甲骨體書法扇面《林則徐聯句》則是中國書法家協會張士東老先生的作品。筆法嫻熟老道,硬瘦勁挺,頗有金石之韻。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這句名言,許是張士東老先生對藝術人生的訴求與闡釋吧。

緊挨的是南社書畫院院長、濮建生老師的作品《雨晴弄花影》,這幅扇面以情寫景,寄情于景,色調明快,充滿了生活氣息。記得數年前在劉海粟美術館曾看過他的花鳥畫作品,現在能記得的有《簾重未卷留香久》《品高終不染塵埃》等幾幅花鳥小品。他的畫筆始終流露的是對大自然的敬畏,充滿著無法刻意營造的天真之氣與率意之情。

一圈觀賞下來,想著可以走了,卻發現迎面走來一位五十多歲男子,只見他面容清鑠,雙目有神,舉手投足之間自有儒道之風范。卻依稀舊曾相似,上前相詢,竟是剛剛欣賞過他大作的蘇州當代著名畫家 龐彥德先生。這美好的邂逅,為我打開中國水墨山水畫的一個新天地。

龐彥德先生受業于著名國畫大師劉懋善先生、杭青石先生。精研山水,獨創水墨山石技法 流云石皴 。作品多次入選國家級展覽,也是國內少有的葉畫大師之一,擅長將水墨國畫的技法,融合樹葉的天然型狀、莖脈,進行各類人物、花鳥、山水的描繪。并逐漸發展為一種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

或是看龐先生平和得象個謙遜的君子,便斗膽與其攀談起來。閑話間,龐先生向我展示了一些他創作的葉畫精品照片,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平生第一次欣賞到這樣的神奇畫作,我驚訝地幾乎要叫出聲來。有幾個觀者也圍過來觀看,我能聽得見他們內心的震動。只見有的葉片薄如蟬翼、有的形狀奇特、有的灰敗殘缺,而在其上,龐先生依形用水墨寫意,并融入西畫技法,利用色彩、光線的變化將蘇州園林的多方景勝,咫尺山林的美學效果,表現得淋漓盡致。畫面與葉片的自然肌理渾為一體,凸現出一種和諧美,而絕無一點孤立之感。令人觀之難忘,欣喜流連。

不舍松手的這幅作品,是龐先生利用白玉蘭樹枯葉精心繪制的《鳥籠》,畫家匠心獨運,巧借葉片脈絡的天然鏤空,繪成一個鳥籠,籠中有鳥,栩栩如生,周邊依托樹葉自然紋理畫就綠蔭蔥蔥,唯妙唯肖,精美絕倫。可算是龐先生的經典之作。

讀山覽水三千里,盡在云林一葉間 。想不到如此脆弱之樹葉,也可以承受藝術之厚重。顏色如花命如葉,葉子太平凡也太脆弱,可是正因為如此,新生的嫩葉才能喚起我們對生命的敬意,凋零的落葉才會讓我們感慨生命的無常。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或許正是落葉這份安平的特質,龐先生才將水墨丹青融入到它的藝術生命之中,葉畫才會讓我們覺得這么雅致,這么樸素,這么淡定。

剛思量著是否要開口,向先生索購鐘愛的蘇州園林作品收藏。卻不曾想龐先生早已將這些珍貴的蘇州園林系列葉畫精品,無償捐贈給了蘇州園林檔案館。

為文不為稻粱謀 ,為畫亦如此。凡俗之人,如我輩,為了生計庸碌一生,是沒有資格談論藝術的,加之學識淺薄,見之皮毛。滿紙清談,貽笑大方,且作自樂罷了。詩人于堅說過:像上帝一樣思考,像市民一樣生活。真正能兼顧二者的就不是凡俗之人。不過借此機緣與龐先生相識、相交。蘇州之行總算干了一件附庸風雅,不為稻粱謀的美事,亦不快哉?

2017年12月20日初稿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