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督徒的情感日記(36)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106-02-07 14:28 閱讀:

昨天,我在日記里說: 故此,我和母親就不需要在這個月去太倉停留兩天了。 就在我昨天這樣說了以后,到今天,計劃又有變化了,今天下午的時候,母親打電話給姐姐的時候,姐姐的身體情況卻又可以在10號的時候做取環手術了,于是,母親就立即改變計劃,決定9號的時候到蘇州火車北站,9號晚上的時候或者在蘇州火車北站過夜,或者在蘇州汽車北站西匯路東,過齊門橋下,一個小學對面的旅館住宿。到10號早晨的時候,我和母親再從蘇州汽車北站乘車去往太倉,到姐姐做完取環手術以后,再從太倉乘車返回蘇州汽車北站,10號晚上的時候,或是如前一天晚上在蘇州火車北站過夜,或者是如前一天晚上在齊門橋東旅館住宿。然而在我聽著母親和姐姐打電話以至于計劃如此改變的時候,我心里的怒火升上了心頭,我竭力的控制生氣的怒火,但是控制不住,于是就向母親大聲的發起怨言,母親對我大聲發怨言的樣子表示很鄙視,然而我的心里卻非常反感母親出爾反爾的態度。之前我已經做好同意去太倉的準備了,然而昨天,母親因為前天晚上的時候和姐姐打電話得知姐姐的狀況在這個月可能不適合做取環手術,如此,我以為不用去太倉了,我的心里就輕松了,因為這就意味著我不用住兩天的宿,這樣就可以比較輕松的回到八灘老家,就在這心里感到很輕松的時候,今天下午,母親卻又因一個電話又立即改變這輕松的計劃,如此,我的怒火就是這么升上心頭的,母親在這件事上的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來的猝不及防,叫我措手不及,我還沉浸在輕松的心理期望中,沒想到一下子就轉輕松的期望為沉重,于是我的怒火就一瞬間的升上心頭了,我竭力的壓制怒火,卻一時沒有壓制住怒火,就大聲的向母親發怨言,惹得母親對我向她大聲發怨言的這一態度非常鄙視。后來,我大聲抱怨了一會之后,我和母親商量出一個最佳出行方案,就是我在今天這篇日記開頭說的,9號的晚上和10號的晚上到蘇州火車北站過夜,或者到齊門橋東的旅館住宿過夜。待方案商量出來以后,我的心情才又恢復輕松起來了。方案未商量好之前,我以為是要從上海汽車南站作為去往太倉的中轉站,如果以去上海汽車南站作為去太倉的中轉站的話,那就太顯麻煩了,而這么麻煩的念頭在我心里糾纏,我心里的怒火就自然一瞬間的升起來了。而商量好最佳方案,就代表不用采用去上海汽車南站作為去太倉的中轉站的方法,而是采用去蘇州火車北站作中轉站,如此,我的怒火也就自然消了。所以說,溝通,是解決矛盾的好方法,心平氣和的把矛盾理順,勝過大聲發怨言,因為大聲發怨言對于解決遇到的矛盾并沒有什么用處。

對于昨天我在日記里說: 《圣經》新約提摩太前書2節: 我不許女人講道 這一要點的理解,可參考一下《圣經與信仰問題解答》這本屬靈書籍里的一個例子,從中可以得出關于 不許女人講道 這個要點的一些思路:

問:神是讓人一夫一妻制,那么在原來為什么人可以多娶,如大衛,所羅門王,他們不是神喜悅的嗎?他們娶了很多妻子,神不是還祝福他們嗎?



答:神的旨意有許多種,其中有兩種稱為 神喜悅的旨意 和 神許可的旨意 。一夫一妻是神喜悅的旨意,最初神造人的時候,神希望每個家庭都是以這樣最穩固、最合理的結構組成。雖然神有能力為亞當造多個配偶,但是,為什么只為他造了一位夏娃呢?因為神愿意婚姻是給夫妻雙方都帶來快樂的享受,并希望孩子們一生下來都能在一個有安全感、和睦的環境里成長。但是,因著墮落之后的人里面都懷著邪情私欲,神根據這一新情況,不得不做一些調整。雖然某些事情是神不喜悅的,但是因其危害性略小的,如果強行以法令的形式禁止,則會產生更大的傷害。于是神就勉強許可某些狀況存在。除了多妻屬于這種情況,還有離婚、以眼還眼等等,也都屬于這種情況。

比如,今天的法律是不允許多妻的,但是,我們看看現在以婚外情、婚外戀形式存在的隱性的多妻現象因而比舊社會法律允許多妻時減少了嗎?不但這個現象沒有減少,反而因為是隱形的,也就是說,這種多妻的現象既普遍存在,卻有無法明媒正娶,這樣就造成了許多女人和孩子既成了受害者,他們的利益得不到法律的保障。神許可多妻現象的存在,其實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更大的危害。是屬于 兩害相權取其輕 。當然,就算是在今天這樣一個邪惡淫亂的時代中,一夫一妻仍然是神最喜悅的家庭構成形式,這個的家庭,所有的成員都能享受到家庭帶來的安穩與快樂。并且有利于整個社會的和諧與穩定。雖然神對明媒正娶的多妻現象的存在也是許可的,但是,因其違反了上帝最初設計的家庭最佳的組成形式,所以,這樣的家庭必定是問題多多,受苦也更多。你從亞伯拉罕、雅各、大衛、所羅門的家庭就可以看出,盡管他們在許多方面都是特別蒙上帝喜悅的人,但是因為他們多妻不是太好,所以,無一例外地不是飽受因多妻帶來的許多苦楚。

神祝福他們不是因為他們的多妻,而是因為他們在其他方面做出了美好的見證。神不會因著某個人有某方面的不足,就對他不予祝福。因為人都不可能完全,所以,神對一個人的評價常常是看他的主流表現。如果大衛不多妻,就不會有所羅門;如果雅各不多妻就不會有十二支派 。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認為他們多妻就成了神最好的旨意。

這是我今天在閱讀這本靈修書籍的時候,看到的一個例子,當我閱讀到這個例子的時候,我反復思想,發現,對這個問題的解答思路同樣可以對照我昨天在日記里說的: 《圣經》新約提摩太前書2章12節里,圣靈藉著保羅說的: 我不許女人講道 這一要點的解答。如果我們用這個回答的思路來思想這一關于 不許女人講道 的要點,如此,我們就或許能得出一些領悟點來了。大家可以試著按這樣的方式理解看看 我不許女人講道 這個要點,看是不是可以茅塞頓開。我想,只要你用心去思想,肯定會在心里感受到這句話語的精意了。

文/景山少爺/微信1327835231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开奖结果